三春艳阳天,芳菲满山间。
    我们应该感恩,有四月、五月,有草长莺飞草木盛的春天。我们应该融入,融入山野,融入真正的春的人间。
    还是故地好,风景旧曾谙。重游是为惊喜,是为捡回曾经的遗落,是对生活充满热情的姿态。所以,我们在山美水美的春深时,重上浪广岭,走那一段曾经走过很多次,每一次都能有新的发现的路。
    这一次,我们,会为什么赞叹?
人间四月芳菲尽,浪广线上杜鹃闹
喜欢杜鹃花,神经质地喜欢。血色的杜鹃花海里,穿着火红嫁衣的清丽女子,嘴角带着杜鹃花汁的猩红……总是这么想象曾经发生在崖坡上的故事,隐藏于鲜艳中的惊悚、凄美绝伦,每愈疯狂。杜鹃花是让人疯狂的植物。万绿丛中、峭壁悬崖毫无道理的红火着、粉嫩着,与安静的连绵大山格格不入,只顾自地闹腾着,将青翠的画幕胡乱渲染涂鸦,侵人眼帘,成为不可避免的焦点,直到芳菲落幕,在绚烂中死去,死去的,仿如疯狂的画者。 人间四月,芳华将尽,独她一幕繁花。花如是,采一朵,去了蕊... [详细]
山风送来,浪广岭上松花香
山风飘来,一阵香。甜甜的、黏黏的,松树开花时的气息,在四五月的山头,密闭的车窗也挡不住,就那么闯进来,糯糯的仿佛童年一个香甜干净的梦。 那时候漫山遍野的花草如锦,小人儿不知疲惫地跑,嘴里喊着不着调的曲子,每一个声嘶力竭吐出的字儿,都带着花花草草的清灵和鸟兽虫蝶的顽怠。会捡一根长长的枯枝,敲打松树的果实,与大尾巴的松鼠,争抢几颗成熟的芳香里带点儿涩的松子。太阳下山的时候,背上一捆松枝回家,让脾气不是很好的大人,不忍心为自己弄脏了新换的衣裤而动用“家... [详细]
裸露的伤疤,浪广水土之痛
看见的不好,我们会不由自主地选择忘记,只希望生活的世界总是美好。这是挺多人的态度。所以,我们只记得满山的葱茸苍翠,只记得康庄大道的便利通达,忽略了路旁山坡,没有绿,没有草木,零乱的土石裸露,如同身体上的伤疤。平日里这些伤疤对生活也没有多大影响,也就不管不顾。因为伤疤很难消除,要花不菲的代价。直到某一天,这些伤疤的后遗症爆发了,才追悔莫及。这是挺多人遇到过的事儿。悔的内容很多,一道道回溯:当初不干那些事,就不会留下伤疤了……这有点儿不靠谱,那件事儿实... [详细]
巨制,太子尖上日出
太阳下的光鲜,是需要衬托的,明亮因为晦暗更耀眼,美丽因为丑陋更诱惑,高贵因为卑微更显达,红花与绿叶的匹配已经是这般对比中最温和、仁慈的写照,卑贱的存在,很多时候往往意味着残酷。于是,卑微者祈求的并不是关注,而是忽略,莫因华贵者的的一个可有可无的表情,哪怕是怜悯,也可能带来灭顶之灾。 这是无意义的感叹,因浪广岭上的灌木而生。他们卑微至极,无松柏之高壮,无山花之艳美,只顽强地活着,只是活着,大约也没有谁会关注,也庆幸没有人关注,不然,一把柴火,一捧木... [详细]
千重浪广岭:俯瞰苍生今非昔比
有很长一段时间,我们的一支摄影组坚持在浙西与安徽交界的那一片大山里,几乎扎了根。那条叫做浪广线的公路,他们恐怕是除了当地人外,最熟悉的外来者。 “那时候,车轮上都是让人觉得清新的气味。”摄影师如是说。浪广岭、银龙坞、浪广村,都是罕能在地图上找到的地名,对我们来说却不陌生,起伏的山岚间隐藏的那些红土绿水、繁花青草、小村乡人,让人记忆深刻。 记忆是最具欺骗性的印象。在高速发展的时代,日新月异,记忆中的形象,往往在重游的时候,找不着熟悉的痕迹。当然,我... [详细]
太子尖,那些卑微有顽强的植物
太阳下的光鲜,是需要衬托的,明亮因为晦暗更耀眼,美丽因为丑陋更诱惑,高贵因为卑微更显达,红花与绿叶的匹配已经是这般对比中最温和、仁慈的写照,卑贱的存在,很多时候往往意味着残酷。于是,卑微者祈求的并不是关注,而是忽略,莫因华贵者的的一个可有可无的表情,哪怕是怜悯,也可能带来灭顶之灾。这是无意义的感叹,因浪广岭上的灌木而生。他们卑微至极,无松柏之高壮,无山花之艳美,只顽强地活着,只是活着,大约也没有谁会关注,也庆幸没有人关注,不然,一把柴火,一捧木炭的... [详细]
点击查看大图